SSh68zw6 发表于 2022-6-6 16:34:45

夜半鬼声

夜半鬼声
       
  我让蝈蝈放我下来,两个大男人公主抱实在让人觉得恶心,可当我双脚落地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是多么虚弱,因为我敢本站不起来,如果不是蝈蝈和萧缘及时扶住我,恐怕我已经摔进那个长方形的深坑里了。
  “这是什么?”我问道。
  “这很可能是主墓室存放棺椁的地方。”萧缘在一旁说道。
  “那这上面的棺椁呢?”
  “棺椁不在主墓室,无非就是两种原因,一个是没来得及下葬,这里根本就没有棺椁,另外一个就是管过被人移走了。”
  罗教授蹲在坑边上仔细观察一番后说出了这个结果,不过这倒是一个很有权威性的结论,至少我是相信的,不然这墓主人的棺椁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总不会是被附近的村民扛回家劈了当柴火烧了吧。
  蝈蝈跳下那个深坑,我虽然知道他不会摔伤或者怎么样,但心里还是不免安心,他下去之后就用开始在深坑四壁来回晃悠,忽然,他的矿灯熄灭了,然后手电也没了亮光,坑地下漆黑一片,有没有任何声响。
  我担心底下出了事,就让萧缘小区看看,萧缘自然是二话不说,一个漂亮的纵身跳跃就翻下了深坑,她下去之后,矿灯也熄灭了,头顶的圆形探照灯也没了光量,更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坑底依然没有任何声响和异常。
  坑边上只剩下我和罗教授,一个伤病员一个老年人,我心里着急,担心他们的安全,但我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一阵四五级的大风都扛不住的人我下去了估计也是累赘。
  可是再看我旁边的这位,花白头发加花白胡须,这岁数,我要是让他下去,从心理上也过不去。折不等于欺负老人家嘛。
  坑地下什么动静都没有,我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围着坑边一瘸一拐的转圈圈。
  就在这时,坑底忽然亮了一个光电,那是蝈蝈的手电,我们之间曾有过一套很严密的暗号,就是在不能出声的情况下。可以用周围一切发光的物体作为信号源,一闪一灭之后两闪一灭。这代表安全。
  蝈蝈给我反馈来的信息就是这个安全的意思,也就是说,他和萧缘在坑地下暂时是安全的,并没有碰到什么意外。
  蝈蝈翻上来,他看起来很兴奋,朝我不停的比划着一些手势,奈何我此时此刻的智商堵车,就是看不懂是什么意思,在我看来。蝈蝈是让我帮他拉上来,可是当我伸手过去拉他的时候,他却做出一副闪躲的动作,脸上还很焦急,好像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一样。
  那罗教授在旁边看了半天,忽然说道:“你是说这下面有关于这次你们行动的启示,你想说这个地方不是一个普通的孤坟。这是一个信息的隐藏点,之前有人来过这里,看到了这个秘密,而且还留下了话给下一个有缘看到这个信息的有缘人。”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心说老人家这是看柯南看多了?推理起来一套一套的。
  然而让我吃惊的是,在罗教授说完这番话之后。他居然非常认真而且还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比划了一个“正确”的手势。
  “你是说,这坑里另有乾坤,而我是那个有缘人?”我说。
  蝈蝈点点头,同时,萧缘也爬了出来,她显得很狼狈。一身的灰白色粉末,一看就是在下面当“粉刷匠”了,以前这些活都是蝈蝈自己干的,这次反倒是蝈蝈得了清闲。
  “行,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你来在下面可要接住我啊,我这身子骨可经不起这么一摔。”
  说着,我就顺着萧缘他们下去的那根登山绳下到了坑底,刚一到下牛皮癣哪些措施能够预防复发呢面,那罗教授身手矫健的也跟了下来副银屑病论文,我回头看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坑底在矿灯的照射下一路了然,除了四处角落里有些奇怪的白色玉石块儿之外。就是剩下一些奇怪的黄色石头,不过这种石头很常见,就是黄河河滩上的那些、
  黄河的河滩上的石头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它们出现的位置怎么看都像是被人可以摆放在这里是的,虽然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些黄河岸边的石头是被人刻意摆放成某种形状的,但我看了半天,仍旧是啥也没看出来。
  “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吗?”我问蝈蝈。
  蝈蝈关掉矿灯等一切照明设备,然后我的眼前就出现了神奇的一幕。
  四面墙壁开始逐渐浮现出一些画面,这些画面有分为春夏秋冬四季,画中之人也不尽相同,有的画面是山水为主,人物点精,有的则是气势磅礴仙云缭绕,山水人物均在这云雾之中。总而言之,这四幅画无论从画风,还是意境甚至是感觉都是完全不挨边的,也就是说,这四幅画相互之间并没有任何联系。
  “你说的就是这个?”
  我仔细观察白癜风患者有哪些护理的方法这些在黑暗中淡淡显示出来的笔画,“算得上稀奇,但这画中并没有什么要表达的意思,蝈蝈,你的感觉说什么?”
  没等蝈蝈给我答案,罗教授先说话了,“这是浮生为什么银屑病和痛风会一起犯图,采用的是一种在夜里会发光的植物和昆虫双合提炼而成的一种颜料,因为这种颜料不具备任何颜色,所以就有人把它们加进了墨汁和其他燃料中,这样用这种墨汁或者是颜料写出来的字或者绘出来的画作自然也就有中药治疗银屑病一般多久见效了头皮银屑病多久能治好这种黑夜发光显像的奇景。”
  “他说的对吗?”我回头问蝈蝈。
  蝈蝈朝我点点头,意思是他说的是对的、我侧过头看看罗教授,心说前辈就是前辈,无论他是用哪一个身份面对世人,这都能说明一个道理,有知识的人不会因为他的身份而比被人忽略掉他的才华、
  罗教授听到我问蝈蝈的话后,脸色有些难看,“哼”了一声,说道:“不知道好歹的东西,早知道你这样不信任我们,我们就不该循着你的足迹一路找你,阿缘,明天天一亮我们就走了。“
  我一看老头真的生气了,立刻赔笑脸道:“罗教授这是说哪儿的话啊,我怎么不信任你们啊,如果我真的不信任你们,我怎么会把我这兄弟交给你们照顾着,他和我好几次在斗里生死徘徊,谁都没丢下谁,这可是我最重要的人,这样的人我都敢把他留在你们身边,这就大大的说明了我相信你们啊,”
  我因为有些发烧,说话有些含糊吃力,也不知道那罗教授听没听懂,不过,他这会儿不想刚才那样皱着眉头,反而是一脸震惊,还带着点兴奋的再看那些壁画。
  p
'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夜半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