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ollis 发表于 2022-5-28 12:12:12

百花殿香妃居

百花殿香妃居
       
  香香公主坐在梳银屑病西医吧妆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美丽的脸上浮现着几许红润,一向沉静的眼中,带着几许羞涩难当的尴尬,是的,整个婚礼过程,香香都是处在一种矛盾的心情中,与一般的女人充满着期待不同。
  这种感觉,让她在回到居宫之后,都无法平静下来。
  这内宫分为几个部分,最核心,最宏伟,最奢华的当然是大帝的寝宫,大帝的寝宫与帝国最大的权力中心政务殿离得很近,这也是方便大帝上朝与休息,以大帝寝宫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半圆建筑建群,而这些大殿一个个的区分开来,成了现在各帝妃居住的地方,而香香公主居宫,就是其中之一。
  称之为百花殿,殿中除了女官数人,还有数牛皮癣复发了原因可能有什么十人的宫女,这些以后都是她的人。
  而在门口,吉赛儿依然守护在那里。
  一个宫女急步的走了进来,打断了香香公主的独思,抬头有几分不悦的说道:“宫里不比外面,行事举止要沉稳得当,不然就会惹人生气,不论遇上什么事都要镇静。”
  香香公主在族中也有女侍,但在这宫里,可没有人带女侍这一说,自有王后分配给予的宫女,既然分到了百花殿,那么就是她的人,需要好好的管教,这一点,香香公主可是一点也不会客气的,并非为了那所谓的一点点权力欲,而是她不想这些自己的人,惹大帝生气。
  “是,香妃。”
  香香公主这才问道:“什么事?”
  “吉赛儿将军让婢子通知香妃,陛下正朝百花殿而来。”
  大婚典礼那会儿,关于众女的封号都已经确定,都是以众女的名字大致命名,方便日后的称呼,比如香香公主就叫香妃,温浅玉就叫玉妃,玉湘就叫湘妃,倒是玉神与思芙,一个被封为贵妃,一个被封为惠妃,两女虽然并不在意,但很多人都羡慕她们,哪怕同为帝妃,贵妃与惠妃却是要高上一些。
  香香一愣,片刻之后叫道:“陛下来了,难道陛下今夜要在百花殿就寝?”
  这个问题,没有人给她回答,因为刘青山从来没有习惯当大帝的方式,并不会让女官提前告知自己睡觉的地方,所以这会儿,香香也不是很肯定,但这会儿前面宴席已经接近尾声,大帝陛下来此,却是让她又不得不多想一些。
  若是昨天刘青山过来,香香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的,一定很肯定的说,他是来找娘亲的,可是现在,大典已过,从某种形势上来说,她现在的身份,已经是大帝的妃子,是大帝的妻子,是要侍奉大帝,为他生儿育女的女人。
  是的,身份已经改变了,她不再是香香公主,而是神龙帝宫中的香妃了。
  不过这些日子,她也接受了入宫训练,再加上在这里住了数月,一切都很熟悉,马上站起来说道:“准备迎接大帝!”
  香香来到了殿门口,在十几个宫女的陪同下,等候大帝的到来。
  果然,没有多久,刘青山一行,已经出现在香香公主的眼中,刘青山被玉神思芙两人赶出来,一时患上白癜风之后患者平时应该要怎么合理饮食呢之间竟然无处可去,要知道今天大婚,他的女人可是二十多个被封定名号,但可怜他竟然找不到夜里睡觉的地方。
  不知不觉的,他来到了百花殿,或者是因为今天第一次看到香香公主的真实模样,惊为天人,所以这夫儿,情不自禁的,就来到了百花殿。
  以前每次与香香公主面对,都十分的尴尬,可是现在香香已经成了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刘青山知道自己需要去面对,化解这种彼此尴尬的心情。
  看到台阶上等候的女人,刘青山很想转头就走。
  可是最后,还是来到了殿门口,地下立刻跪倒一片,以香香公主为首的众人,都跪了下来,齐声叫道:“参见大帝陛下。”
  刘青山伸手,把香香扶了起来,说道:“不用多谢,以后香香不要跪了,一家人太客气,反而不好。”
  第一次,顺势握住了女人的手,手凝脂滑腻,软软的,暖暖的,香香身体一震脓疱型银屑病的症状,这也是她第一次,与异性如此接近,一种属于男人的气息,立刻弥漫在她的鼻间,异样的感觉,立刻涌上心头。
  “是,陛下。”
  脸色瞬间粉红一片,低头应是,大帝的话就是帝旨,谁敢不遵?
  进了居宫,刘青山挥手喝道:“你们都退下。”
  是的,刘青山也觉得,自己要与香香公主好好的聊聊,并没有想着立刻把这个美得不似凡人的女子,占为已用,这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不用太着急。
  女官与女侍退去,把房间的门关上了,天色昏暗,两盏烛火燃起,让屋里变得静谧详和,灯下看美人,真是越看越漂亮,刘青山忍不住抬起手,在女人的脸上,慢慢的抚过。
  女人挣脱了被他拉着的手,羞涩难当的叫道:“陛下----陛下今夜是想在这里就寝么?是不是不好,这么多姐妹,香香担心别人会为陛下等候。”
  “你想赶本王走么?”
  香香抬头,立刻解释道:“陛下,香香怎么敢呢-----”
  刘青山却是坐了下来,说道:“香香儿童白癜风怎么预防才好,你现在是不是要改一下称呼,在本王面前,是不是要称一句臣妾?”
  “陛下恕罪,臣妾错了。”
  香香一听,却是被吓到了,是的,虽然一天之间,身份有了变化,但她一时还不太适应。
  刘青山笑着安慰道:“好了,知错难改就好,香香,你也坐下来,我们说说话,你不觉得,咱们两人在一起,挺尴尬的,这样不好,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你说呢?”
  心里有些忐忑,香香公主却是觉得,这话没有错,两人这样不勾通,相见彼此避让,你不敢看我,我不敢看你,真的很不好。
  香香坐下来,离刘青山很近的身边,现在她的身份,也不敢再避开刘青山了。
  再美丽的女人,当嫁人之后,所有的美丽都只属于自己的男人,香香以前遮着面纱,现在却可以把自己的秀美,呈现在这个男人的面前。
  “陛下,香香没有怪过你,你与娘亲的事,是天意,与香香联姻的事,也是天意,两个天意凑在一起,情绪对牛皮癣病情的影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其实臣妾一直只是有句话向陛下相询。”
  以前不敢问,现在却是敢了,也可以开口问了。
  “我们现在这样的关系,还需要客气么,有什么话就问吧!”
  “臣妾想知道,陛下是真的喜欢我娘亲么?”
  是的,这个问题,香香公主已经担心很久了,她有些害怕,大帝只是见色起异,必竟娘亲那种妇人之美,也是任何男人无从拒绝的,担心大帝对娘亲只有欲念,并没有男女之情。
  刘青山却是立刻明白了香香公主的担心,说道:“对本王来说,你与千千都是一样的,与其她人并无差别,而我对千千的喜欢与爱意,并不比任何人少。”
  是的,刘青山把千千夫人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并不是当成香香公主的娘亲。
  有些安慰,也有些吃味,香香公主说道:“谢谢陛下,臣妾明白了,希望陛下说到做到,不要伤害我娘亲,为了养育我成人,娘亲吃了不少苦。”
  “放心吧,我会好好的照顾千千,还有你。”
  娶了千千夫人,再照顾她的女儿很理所当然,但这话说出来,却是另一种意思,弄得香香白嫩绝美的脸上,又多了一种红云。
  “陛下,我们喝交杯酒吧,香香是一个女人,既然与陛下成亲,就会全心全意侍奉陛下,生死不离,只求陛下怜惜。”
  两个杯子,贴在一起,就像是两人此刻相拥在一起的身体般的,杯中的酒被两人一人饮而尽,似乎想借用喝酒来解去心里的羞意,香香红润的唇间,立刻多了酒气。
  刘青山是一个好酒的人,虽不贪杯,但却被眼前的美人,美景吸引住了,轻轻的低下头,在女人的注视下,侵占着她的香唇,女人羞得俏脸扉红,却是没有再避开,昂起头,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两人的嘴,终于贴在了一起。
  刘青山能感受到,怀中的女人身体,在微微的颤抖,害怕,激动,或者还有一种莫名的惊喜吧!
  要说仙姬旁中的女人,刘青山身边已经有了几位,诸葛天凤是一个,玉湘也是一个,还有明月也是,三个女人两个已经被占有幻化,不得不说,美艳不可方物,动人的情态,也只有刘青山一个人才能领略其中的风景。
  可是眼前的香香公主,绝对是独一无二的,是的,面纱下的香香公主,美丽动人之外,更有一种童颜的天真,按照炎阳大陆的说法,她已经成年了,但问题的那张美得让人心动的脸,却有着青涩之息。
  只是一个吻,就让女人气喘吁吁了。
  刘青山也很想证实一下,与童颜合在一起的另外两个字,所以手开始变得有些不老实了,女人想要用身体的扭动抵挡这抚摸的魔手,可惜这女人似乎并不知道,这样的动作,更能激起男人强烈的欲念。
  就像是星得之火,一下子熊熊的烧了起来。
  “陛下,臣妾侍候你安歇吧!”
  明明羞得不行,想要钻地缝,但这女人接受最传统的教育,也不敢在刘青山面前失礼,这种贤淑的品性,在刘青山看来是值得表扬的,可以让男人任取任夺。
  经过刘青山的验证,那句话说得很对,平日里不露痕迹的小女人,有一种内在霸道的风景,与她的童颜很不相衬,倒是叫他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百花殿香妃居